銀行獲“救市”“租房”補貼?
   --透視企業獲政府補貼的背後
      新華社北京11月19日電(記者 楊毅沉、杜放)近期出爐的2014年國內上市公司三季報顯示,一批銀行等“最賺錢”國企獲得了各類政府補貼。
      “新華視點”記者根據金融數據終端萬得資訊統計,今年上半年,A股上市公司獲得超過323億元政府補貼,其中61.64%流向854家地方國有企業和中央國有企業。
      一些擁有市場壟斷性、且十分盈利的企業享受大量國家補貼受到多方質疑的同時,地方政府一些“濫補”的“土政策”更需要清理整頓。
      “最賺錢”國企仍被輸血,銀行靠補貼“悶聲發財”
      根據A股上市公司三季報,今年前三季度,中石油獲得補貼21.99億元,中石化則獲得政府補貼15.94億元。此外,多家國有控股銀行成為“進補新生”。福建省財政廳等國有法人絕對控股的興業銀行最新披露的季報顯示,該行前三季度共獲得政府補助3.22億元;而央企中信集團控股的中信銀行前三季度獲得政府補助5800萬元。
      國有銀行獲得政府補貼可能有哪些途徑呢?其一是居民買房銀行獲補貼。成都市財政局官網今年7月31日稱,四川省財政廳決定,對金融機構按照國家政策規定向居民家庭在四川省行政轄區內首次購買自住普通商品房提供貸款,且貸款利率不超過(含)人民銀行公佈的同期貸款基準利率,按金融機構實際發放符合條件貸款金額的3%給予財政補助。
      此外,“新華視點”記者還在成都市人民政府下發的一份《關於進一步加快金融業發展的若干意見》中看到,當地金融集聚區對金融機構總部、地區總部購買自用辦公用房,給予一次性購房補貼,標準為1000元/平方米;租賃自用辦公用房給予連續3年租房補貼,標準為每月20元一平方米。這意味著,銀行在成都某些區域租房或購房辦公,政府將給予財政補助。
      為爭奪“總部經濟”由政府出資補貼銀行租房的現象並非個例。在江蘇南京市2011年發佈的相關文件中,對銀行等機構“入駐”的補助標準,曾被提至購房最高2000元/平方米,租房1200元/平方米。
      “國企和國有金融機構是地方招商引資重點目標,自然成為補貼大戶。”上海一家國有銀行會計負責人透露,財報中顯示的還只是企業補貼的一部分。一些政府補貼因與日常信貸業務緊密相關,直接計入了存款或主營業務收入。從近期發佈的財務報告看,銀行大多“悶聲發財”,儘量避免公開披露這一事實。今年三季報中,在四川開設營業部的絕大多數銀行公佈的“政府補助”一項均為零。
      逾2200家上市公司獲“政府補貼”或確認了“政府補助”收入
      在我國,各級政府以引導企業創新發展、促進就業、保障三農、加大投資等為目的,設置了各類專項或專門補貼。商務部研究院研究員王志樂介紹,只要符合一定的資質、門檻或要求,不同體量、不同行業類別、不同所有制的企業都有可能獲得補貼,稅收優惠、土地優惠、應急救災、配套設施等各類隱性補貼也屢見不鮮。
      記者調查發現,包括國企在內,各類企業獲得政府各類補貼總量巨大,且逐年上漲。僅A股2500多家上市公司中,就有近九成、超過2200家上市公司獲得了“政府補貼”或確認了“政府補助”收入。
      “上世紀80年代,我國僅對絮棉等農產品予以扶持性補貼。而目前,一方面是補貼規模越來越大,同時,一些地方政府發放補貼演變為一種招商行為。”上海市國有資產運營研究院咨詢專家、復旦大學企業研究所所長張暉明說,儘管產業引導性補貼具有一定合理性,但單純為了地方企業不退市或爭取企業到當地落戶的補貼現象,已干擾了正常市場機制。
      從大量上市公司獲得補貼的情況看,一些補貼缺少為何獲得、獲得多少的依據,僅一紙政府公文就將地方財政轉化為上市公司收入。
      --名目繁多。主營業務連續虧損、年初靠變賣資產才避免成為“垃圾股”的吉恩鎳業,近期披露2014年全年共獲得10項(次)政府補貼,包括“省級穩增長獎勵專項資金”“市專利管理處專利補助資金”“省財政廳羰基鈷創新能力建設項目專項資金”“流動資金貸款貼息”“2014年度外經貿發展轉型資金”“失業人員財政補貼”“電池材料及動力電池研發生產基地建設項目專項資金”等,總計2100多萬元。
      記者統計發現,各地政府對企業的補貼包含從省級到縣級,從鼓勵出口到鼓勵投資,從保護專利到保障就業各個種類;受益企業也是五花八門,一些徘徊在產能過剩、污染環境邊緣的企業也獲得了補貼,部分鋼鐵、採礦企業成為負面典型。
      --補貼出手隨意,個別地方政府甚至有為企業“站台”的嫌疑。今年11月初,號稱“A股海產品第一股”的獐子島突稱價值8億元蝦夷扇貝因受災絕收,受到社會質疑,監管部門正在進行緊鑼密鼓調查。但當地政府卻“慷慨”宣佈,向上市公司返還3500萬元受災海域使用金。
      --“土地換資金”等不透明的隱性補貼大量存在。為規避中央清理稅收優惠、遏制惡性招商等調控精神,一些地方政府花樣百出。比如,祥龍電業是武漢市國資委旗下武漢葛化集團控股的上市公司,2013年這家上市公司因連續虧損面臨退市時,武漢市及東湖高新區兩級政府對其持有的8宗土地有償收儲,使其獲得12.7億元財政巨額補償從而避免了退市的下場。
      “濫補”的“土政策”需清理整頓
      對於各類補貼亂象,專家指出,不僅部分壟斷國企獲得補貼理由牽強,一些地方政府“濫補”的“土政策”,更損害了市場經濟的公平競爭,需要清理整頓。
      對於部分國企某一環節虧損卻整體獲得補貼的現象,一些專家表示不贊成。例如,長期以來,“兩桶油”一方面稱煉油環節虧損,另一方面卻是年年整體大幅盈利。“整體盈利水平很高、甚至領先多數行業,在這種情況下再繼續要補貼就不妥了。”上海流通經濟研究所所長汪亮說,“況且,一部分補貼資金還來自‘附加費’等向居民收取的收費基金。”
      在國企獲補的背後,一些補貼是地方政府的“土政策”,通過稅收優惠、稅費返還實現招商引資的“政績”。今年7月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已審議通過了深化財稅體制改革總體方案。財政部有關負責人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一些地方政府和財稅部門執法不嚴或者出台“土政策”,通過稅收返還等方式變相減免稅收,侵蝕稅基、轉移利潤,製造稅收“窪地”,不利於實現結構優化和社會公平,影響公平競爭和統一市場環境建設等。
      此外,地方政府“濫補”還容易堆積過剩產能等問題。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副會長蔡進表示,我國的產能過剩除了市場競爭外,還有體制機制的原因。突出表現為地方政府因經濟發展衝動,以土地、稅收優惠和財政資助等方式干預市場,引發部分行業過度投資。
      中國社科院工業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江飛濤強調,要想依靠市場力量化解產能過剩問題,必須從根本上杜絕地方政府通過低價甚至零地價供地為企業提供補貼。
      專家表示,新一輪財政體制改革已要求,未經國務院批准,地方不能對企業規定財政優惠政策。清理規範各類稅收優惠政策,違反法律法規的一律停止執行。應對政府補貼過多、增速過快現象予以規範,納入清理整頓範圍。  (原標題:新華視點:透視企業獲政府補貼的背後)
創作者介紹

dessert

yt97ytrpm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