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 賀文兵
  “我和爸爸都是不幸的人,但我們又是幸運的,因為在我們最無助時,有那麼多好心人幫我們,讓爸爸在生命的最後時刻,感受到了愛的幸福……今天,我委托姑姑您,將好心人捐給爸爸治病剩下的2萬元,捐給那些需要幫助的人……”昨日,10歲女孩戴彬玲給姑姑寫了一封委托信,信中,小彬彬的字字句句無不讓人欣慰和心酸。
  今年1月,本報報道了戴彬玲的養父、盲人戴哲柏患癌一事後,無數好心人伸出溫暖之手。短短一個星期,戴哲柏共收到愛心款20多萬元,其中一名愛心人士就捐了8萬元。
  撿到女嬰,盲男打工供其上學
  今年10歲的小彬彬,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而她的養父,是個每天戴著墨鏡的盲人。
  鏡頭切回到今年1月16日。臨近春節,別人都歡歡喜喜準備過團圓年,盲人戴哲柏卻滿臉愁雲,肝部的陣陣劇痛,讓他額頭不斷滲出冷汗。“爸爸,就像那首歌里唱的,我就是你的眼睛,我要帶你去治好病!”小彬彬的話,讓戴哲柏在這個寒冬里頓感溫暖。當天,本報記者在雨花區樹木嶺菜市場旁的“康以福”盲人按摩店里親歷這一場景時,揪心不已。46歲的盲人按摩技師戴哲柏被醫院診斷為肝癌。
  戴哲柏告訴記者,2005年3月的一天早晨,在新化老家,自己摸索著打開大門,雙腳剛一邁出,就踢碰到一個布兜,頓時,一陣嬰兒的哭聲從布兜里傳了出來……
  自從1998年因視網膜脫落致盲以來,戴哲柏一直單身。戴哲柏決定,收養這個孩子。既當爸又當媽,日子過得很艱辛,但戴哲柏很幸福。2009年,戴哲柏帶著小彬彬來到長沙,靠著不到2000元的月工資供女兒讀書。
  患了肝癌,他最擔心的是女兒
  今年1月初,戴哲柏被診斷患上肝癌。
  戴哲柏最擔心的是和他相依為命的女兒,因為他明白自己時日不多了。他把小彬彬叫到身邊,流著眼淚說出了她的身世。不料,小彬彬平靜地說:“你就是我的親爸爸,是我拖累了你,我會好好照顧你……”病房裡,父女倆抱頭痛哭。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為了不讓爸爸擔心,小彬彬每天把自己的生活和學習安排得井井有條,而且一放學就去醫院陪爸爸,並想著法子給爸爸買好吃的。“別人都是父親照顧孩子,我真慚愧,反成了女兒的累贅。”戴哲柏說。
  爸爸離世,養女轉捐剩餘愛心款
  今年6月,戴哲柏圓了自己的心愿。通過好心人牽線,小彬彬被50歲的失獨家庭劉先生夫婦收養。有了新家,小彬彬卻不願意離開戴哲柏。“爸爸在一天,我就要陪他一天。”
  9月14日,戴哲柏不幸離世。小彬彬哭了個昏天黑地。
  爸爸的後事辦完後,小彬彬得知,好心人捐給爸爸的愛心款還剩2萬元,於是她給姑姑寫了一封信,委托姑姑將剩下的2萬元捐給需要幫助的人。“2萬元錢你可以留著自己用,幹嗎要捐出去呢?”昨日,記者問小彬彬。“這些錢,是好心人捐給爸爸治病的,現在爸爸沒有了,剩的錢我不能留著用。”還沉浸在悲痛中的小彬彬現在讀五年級,她告訴記者,長大後,一定會回報關心過爸爸和自己的好心人。  (原標題:捐出2萬剩餘愛心款讓愛傳遞)
創作者介紹

dessert

yt97ytrpm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